五星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她来自地狱林晚青顾霆琛 > 第672章干一杯
只是我忘记了,他刚洗完澡,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裤。

这就有些尴尬了,但我也只是尴尬了片刻,我就放平了心态,总归是给他看伤口,也不是别的什么,这样很正常。

方仲就没有那么自在了,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下,我抬眸看了她一眼,笑着说道,“你别紧张,我就是看一下你的伤口,可能需要重新包扎一下,不然容易感染的。”

说完,我找来药箱,蹲在他身边准备给他上药。

别的不说,这男人的身材确实是很好。

平时穿着衣服看着有些瘦,但脱了衣服才发现他身上该有肌肉的地方都有肌肉,身体素质绝对地帮。

“伤口进水了,有些化脓。”我开口,有些生气。

抬头看着他,我继续说道,“你要是真想清理身体,拿毛巾擦一下就行了,这样直接用水冲,很容易感染的。”

他定定地看着我,浅笑着说道,“习惯了,再说这点小伤没事的。”

这点小伤?

他这话说得太过随意,完全就不把自己的命当成一条命来看待。

我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,“你不惜命也别这么自残,好歹来到个这世界上了,好好活着不行吗?”

方仲淡淡一笑,脸上依旧还是那一副清冷的样子,“你对顾霆琛也是这样子吗?”

我发觉他对于我和顾霆琛之间的事情很好奇,我微微蹙眉,淡淡地说道,“顾霆琛是我丈夫,怕他受伤是因为我会心疼,怕你受伤是因为我欠你人情。”

顿了顿,我问道,“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国?”

方仲施施然一笑,倒是有些不在意地说道,“北部这边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,等我处理完就可以回去了,而且就算现在能回去,你的朋友们身体条件也不允许不是吗?”

他说的确实对,程灿灿她们做完手术以后,肯定要先休养几天才能回国,不然一路奔波很容易出事的。

我看着方仲,真心道谢,“方仲,谢谢你。”

他只是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伤口化脓是因为感染的关系,加上他的伤口有些深,我在清理的时候,担心他疼,不由动作轻了些。

这样谁都不说话,气氛着实会有些尴尬,我看了他一眼,开口问道,“方家的生意是涉及全球吗?”

他点头,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我抿唇,“我认识你这么久,还不知道你具体是做什么生意呢。”

方仲淡笑,“很多,主要是科技方面。”

“你是方家的什么人?”我又问道。

男人只是挑了挑眉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我突然想起在盐城的那场拍卖会,迟疑地问道,“你之前在盐城举办过拍卖会吗?”

如果他举办过的话,那他就是方家大少爷无疑了,得知我手里有龙凤盒子的其中一个,他后面出现在目的,还有巧合救我的事情,也就可以说得通了。

我看着方仲,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。

像他这种常年在商场上游走的人,心思太复杂,也会做很多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。

在他眼里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“你这样下去,我没有因为伤口感染而死,反而被你给戳死了。”方仲满脸无奈地说道。

我一惊,低头看去,才发现我不小心把棉签戳进了他的伤口里,已经开始流血了,我连忙收回了手,有些尴尬地说道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拿了药给他的伤口重新抹上,又包扎好以后,我看了眼他身上仅有的一条短裤,有些尴尬地扯过浴巾盖在了他身上,“时间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

方仲点头,我收拾好了药箱,便也不做过多停留,离开了他的房间。

程灿灿她们做了手术,身体里面的东西虽然被取出来了,但短时间内做了两场手术,元气大伤,需要好好休养几天。

方仲有事情要忙,自然是没有多少时间来管我,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,就把心思都放在了程灿灿她们身上。

我给顾霆琛打电话报平安,但是打了几次,他的电话都是在通话中,想来是设置了呼叫转移,根本没办法打进去。

换了几个手机号都是这样,无奈之下我也就只能放弃了。

原本我想给刘倩倩他们打电话来着,但我的手机早就在律师事务所就被拿走了,我不记得刘倩倩他们的手机号,也就没有办法联系他们了。

过了半个月,程灿灿她们的伤口也养得差不多了。

方仲的事情也办完了,我们准备回国了。

在回国的前一天晚上,大家准备一起吃个饭。

在生死线上走过一遭,原本叽叽喳喳地程灿灿变得沉默了。

除了依旧喜欢念经的田梦涵意外,其他几个姑娘也是一个比一个沉默。

大概是意识到餐桌上大家都保持沉默,气氛会跟尴尬,陈桦开口说道,“明天就可以回家了,大家干一杯吧。”

她举起酒杯,脸上扯露出了几分笑容。

程灿灿愣了愣,跟着她举起酒杯,看着我说道,“这一次不管怎么样,都还是要谢谢林晚青,是她救了大家,如果不是她请方先生帮忙,只怕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田梦涵停下来了念经,看向我笑着说道,“这一次幸好有林晚青,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敬她一杯。”

于是大家都举起酒杯喝了酒,总算是把话题找回来了,气氛逐渐活跃了起来。

程灿灿靠近我,小声问道,“你和方仲是什么关系?你真的和京市的顾家、林家和沈家都有关系?”

这个问题属实不太好回答,我看向她笑着问道,“我可以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

“这有什么不好回答的?”田梦涵笑眯眯地说道,“还是说你担心我们以后赖上你?”

我愣了愣,回应道,“我没有那个意思,只是觉得不好和大家说,我们大家一起经历了那么多,也算是生死之交了,我怎么可能会担心你们赖上我什么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